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产品 > “真实版死星”土卫一
  有人担心,人类干细胞会转移到猪的大脑中,使猪具有一部分人类的行为和能力。“我认为这个问题确实值得考虑,并展开深入讨论。”洛桑特说道。毕竟,她确实发现嵌合体生物结合了两种物种的不同性格。如果空有人类的思维、却被困在了动物的身体中,那将多么恐怖啊。
 
  研究人员提出了一些可能的对策。“如果在胚胎发育的特定阶段注入外来细胞,也许就能避免此事发生。” 伊斯皮苏亚·贝尔蒙特说道。还有一种方法是,向干细胞中编入“自杀基因”,在特定情况下自我毁灭,防止它们进入神经组织。
 
  即便如此,纽约医学院的细胞生物学家斯图尔特·纽曼(Stuart Newman)仍对此心存疑虑。自从上世纪80年代山羊-绵羊嵌合体诞生以来,他就一直对该研究的发展方向忧心忡忡。他的关注点不在目前的研究计划,而是担心将来的嵌合体生物将逐渐具备一部分人类的性格。
 
  “这些生物越像人类,从科学和医学角度来看就越有意思。”纽曼说道,“因此,虽然你现在可能说‘我永远不会培育大部分由人类构成的嵌合体生物’,但你总有这种冲动……整个领域都有这样一种趋势,让你总想更进一步。”
 
  假设科学家为了研究阿尔茨海默症的疗法,培育了一种人兽嵌合体生物。一组研究人员一开始得到的许可是,该生物大脑只有20%可以是人脑成分;但他们发现,要想研究某种新药的疗效,人脑成分必须达到30%或40%才行。纽曼指出,科学家总想实现更具野心的目标。“他们并不是恶人……但事态肯定会这么发展下去,不会自然停止。”
相关推荐